“花生收获机”专利侵权纠纷
来源:平顶山市知识产权局            日期:2013/8/14              阅读:1283

本案要点

 

1、等同原则的适用

 

2、以权利要求书中的某一技术特征为公有技术进行抗辩不予支持

 

3、被请求人拥有在后的专利不影响其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花生收获机”专利侵权纠纷

 

请 求 人:李好义  汝南县和孝镇东开发区农机厂

 

被请求人:刘大华  汝南县宇丰农机具修造厂

 

  

 

请求人李好义“花生收获机”实用新型专利,于200011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于2001120日获得专利授权,专利号为:ZL00229069.3。被请求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擅自生产销售与专利相同的产品,给请求人造成了经济损失。专利权人2006725日向驻马店市知识产权局提出处理请求,要求被请求人:1、立即停止生产销售等侵权行为;2、收缴销毁所有侵权产品的成品、半成品及专用工具;3、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

 

诉、辨双方理由

 

请求人认为:被请求人的产品采用了与专利权利要求书相同的技术方案,在产品的挖掘分离和收秧部分均再现了专利权利要求书中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被请求人的产品构成了侵权。

 

被请求人在答辩中诉称:一、被请求人没有对请求人的专利(ZL00229069.3)侵权,更没有仿造。被请求人于20059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报了专利,并于2006714日授权,被请求人的生产销售是合法的;二、根据《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1我方产品与被请求人的专利要求内容是截然不同的;2收秧部分的结构原理及效果二者不同;三、根据请求人提供的所谓的专利侵权图片,均属公知技术;四、根据请求人提供照片图4所述的被请求人的偏心轴与轨道等同替换更是歪曲事实,荒谬至极;五、请求人是恶意请求或诉讼;六、驻马店市知识产权局作为国家行政机关,在处理请求人请求专利侵权纠纷审判中,要考虑请求人的过错责任;七、请求人要求的20万元赔偿无依据,赔偿主张不成立。

 

处理过程及结果

 

2006725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合议组, 2007年2月13进行了口头审理。请求人李好义及委托代理律师刘卫东出庭,被请求人刘大华到庭参加审理。

 

在本案的处理过程中,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有关事实,合议组总结了焦点问题,并做出了认定:

 

一、根据《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请求人的专利要求书中规定了该专利的技术方案分为挖掘分离和收秧两部分,共有18项技术特征。

 

对于焦点1,即挖掘分离部分,有10项技术特征。在审理中出现争议的有4项技术特征:扒耙(3)、曲轴(18)、扒耙运转轨迹定位套(27)、利刀(25)。

 

被请求人产品的抖土装置设有震动臂、连杆、震动梁以及弹簧,但同样有扒耙齿。震动臂、连杆、震动梁以及弹簧是在专利权利要求的基础上新增加的技术特征。因此被请求人的产品中存在扒耙(3)。

 

被请求人产品中的也存在有曲轴、扒耙运转定位装置,其作用与请求人的曲轴(18)、扒耙运转轨迹定位套(27)一样对扒耙的运动轨迹起限定作用,即限定扒耙作反复地椭圆轨迹运动。因此被请求人的产品中存在曲轴(18)、扒耙运转轨迹定位套(27)。

 

请求人的专利权利要求中要求:“在机架(24)的前端装有利刀(25)”,权利要求中并没有限定利刀的结构及形状。而被请求人的产品前端同样也有利刀。

 

被请求人的产品中分别对应再现有上述10项技术特征。

 

对于焦点2,即收秧部分,有8项技术特征。在审理中出现争议的有1项技术特征:即轨道(16)。

 

被请求人所称的借用大型谷物联合收割机上的滚筒结构原理,实际为一拐轴结构。排钩的一端装在拐轴上,另一端装滚筒壁上,其实际作用是使排钩在拐轴上的一端在滚筒内产生偏心圆运动,这样同请求人的轨道(16)一样,使排钩的另一端在滚筒壁上均产生进出滚筒壁的运动,并且使得排钩均在滚筒壁的前、上部伸出并在后、下部缩进。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的等同原则,被请求人的拐轴是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无须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因此被认为是专利权利要求书中技术特征轨道(16)的等同物。

 

对于被请求方提出的排钩防止土壤进入滚筒的作用,并没有影响排钩(11)这一技术特征的再现,故不影响对是否侵权的判定。

 

据此,合议组认为:被请求人的被控侵权产品对应再现了专利权利要求中独立权利要求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落入了专利权人的专利保护范围。

 

200742依法作出处理决定如下:一、责令被请求人必须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包括: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已生产的侵权产品,销毁生产该侵权产品的专用设备、工具。至于请求人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因不属专利管理机关的法定职权范围,我局不予认定。

 

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

 

1、等同特征的认定

 

2、以技术特征为公知公有技术的抗辩

 

3、专利权冲突的问题

 

  

 

1、在本案中,当事人双方分歧较大的一点在焦点2,即权利要求书中的轨道(16)和被控侵权产品中的拐轴是否等同。

 

根据《专利法》五十六条规定,我国对专利保护范围的确定采取的原则是:它即不同于周边限定原则,也不同于中心限定原则。周边限定原则倾向于严格依照权利要求的文字记载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对保护专利权人明显不利。中心限定原则主张从权利要求的记载出发抽取出一般发明构思,以最大限度地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它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专利权法律稳定性,从而导致对公众利益的侵犯。我国专利法综合了这两种原则,强调由权利要求的内容来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很好地平衡了专利权人和公众的利益。由权利要求的内容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必然可以得出的结论为:如果替换是以等同的手段替换了专利权利要求中的必要技术特征,那么这种替换仍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内,而不能仅以权利要求的文字记载判断是否侵权。如果仅仅严格按照专利权利要求中所记载的技术特征来确定保护范围的话,却往往会带来不公平的结果。也就是,专利权人在申请专利之时,要预测所有可能的侵权形态并记载在专利权利要求书中是非常困难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不可能的。比如说,(关于传动装置,链条传动很容易被皮带传动和齿轮传动等同替代。天然橡胶与人工橡胶之间的替换现在看来是很容易的,但是在只有天然橡胶的时代,要在权利要求书中记载人工橡胶是不可能的。)

 

被控侵权物中拐轴的技术特征表面上虽然与权利要求书所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有所不同,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即三基本一联想),拐轴实质上是以相同的方式或手段:都是与滚筒不同心的能产生偏心作用的机械装置;完成同样的功能:使排钩的一端在滚筒内产生偏离滚筒圆心的圆运动,使排钩的另一端在滚筒壁上均产生进出滚筒壁的运动,使得排钩均在滚筒壁的前、上部伸出并在后、下部缩进;产生实质上相同的效果:把花生秧扒向后面进行收获,来替换属于专利的部分必要技术特征。同时,排钩通过滚筒的进和出,是由排钩的另一端偏离了滚筒的圆心作圆运动造成的,因为排钩是钢性的,本身不会伸长或缩短,要达到同样进出滚筒的功能及效果,排钩另一端的运动只能与滚筒不同心。——这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不经过创造性劳动就很容易联想到的一个结论。

 

这时应认定拐轴为轨道(16)的等同物,即侵权物未脱离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从而构成侵权。此即为等同原则。

 

实践表明,采用严格按照权利要求字面的含义来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是不公平的,在专利侵权者中,完全照抄专利技术而不改头换面的,已为数极少,如果在判断专利是否侵权时,仅以权利要求中的文字描述为准,而不考虑等同物,侵权者很容易逃避侵权责任,专利权便会变得一文不值,人们就不会积极去申请专利,专利制度就起了鼓励发明创造,促进科技发展的作用。

 

2、对于被请求人提出的以公有技术抗辩的主张,被请求人提出了在请求人的专利权利要求中存在某些技术特征使用了公有技术。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独立权利要求应当从整体上反映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技术方案,记载解决技术问题的必要技术特征。”即技术特征的总和构成了该项权利要求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因此,《专利法》所保护的是一个由技术特征组成的方案,而不是该方案中的具体技术特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专利侵权判定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也规定,“应将专利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技术内容作为一个完整的技术方案看待”,也即专利保护的是一个整体的技术方案,而非方案中实现技术特征的某种具体装置或部件。因此,对于被请求人提出的公有技术抗辩的主张,本局没有支持。

 

3、对于被请求人提出的自己也申请有专利、并授权,被请求人是按照自己的专利生产的这一抗辩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涉及专利权冲突的,应当保护在先依法享有权利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被请求人的专利为在后专利,因此对被请求人的这一抗辩,不影响其应承担的侵权责任。